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澳洲短期游学项目------去“世界尽头”走走

2016-9-13 11:25:44人浏览
 

去“世界尽头”走走

2014 刘倩

今年暑假,通过学院的“澳洲短期游学项目”,我得以见识到澳洲淳朴的风土人情和超凡脱俗的旖旎风光。

塔斯马尼亚岛因与南极洲隔海相望,所以被称为“世界尽头”。从718日到820日,我们二十多名参加游学项目的同学,就在塔洲的首府——霍巴特,度过了长达一个多月学习、游玩的难忘时光。

学习篇

 18日上午到达塔斯马尼亚大学之后,英语学习中心的老师便带领大家熟悉学校的基础设施、办理入学手续、对部分工作人员进行了介绍等。各种活动安排都很实用、紧凑;学校、课程介绍也都简洁易懂,所以还是比较容易适应的。

语言学习中心的课程安排分为level 1—level 7七个等级,难度依次加大。18日最重要的安排是对大家的英语水平进行了测试,考试过后老师根据测试结果将大家分到不同的班级,以此开始五个周的分班的授课。

学校每天的课程安排为上午830到下午1:00,中间休息25分钟。每周都会有安排表,每天的课上任务和课后作业可以自行通过安排表提前了解。在我看来UTAS的课程安排与国内英语课程最大的不同有两点:第一是“听、说、读、写”的安排更加均衡;第二是在线学习系统更加完善。

第一点,UTAS课堂上“听、说”的比例明显比国内要大。在每一篇阅读任务开始前和完成后,我们都需要按照课本上的给出的讨论点进行讨论,听力任务也是如此。且阅读文章和音频主题所涉及的社会现实通常因国家而异,这很好的保证了我们不同国籍的学生在讨论时有比较多的内容可以聊,还可以顺便了解到不同国家的社会现状(有的level只有中国学生,就缺少这样的机会了)。我所在的班级不仅有我们参加游学项目的中国学生,还有韩国、泰国、智利、荷兰、西班牙的学生,大家背景不同、年龄不同,在发音方面差异很大,所以一开始的小组讨论,尤其是两人讨论还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 在适应了各种各样的口音之后,听力水平就会有所进步。

第二点,UTAS有一套完善的在线学习系统—— MYLO,含义为“My Learning Online”,图书馆的资料库也比较健全。我们每天课堂上会有阅读或听力任务,而MYLO上会有当天所用到的所有音频等内容,还有扩充阅读和扩展听力材料等,同学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重听、重看,多听、多看。我们日常的课后写作、小测等任务也是通过MYLO来提交,非常的高效便利。在写Research Essay的时候,我们又用到了UTAS的资料库,它内含的文件资料非常丰富,各类主题的文献都可查找到,不过要找到真正契合我们每个人的文章主题的资料,还是要下一番功夫。

总之,在UTAS时的课程压力还是要比国内小一点,中午下课之后大家就可以自行安排时间,有的时候去图书馆写作业,空闲了会结伴去Hobart City逛逛;但如果作业不能按计划完成,也会有点灯熬夜的情况,和以前了解的国外中学的安排模式比较像,我们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下一边学习一边交朋友,同学关系很是融洽。

游玩篇

Hobart的一个月里,带队外教Alex和学院肖老师为大家组织了三次集体出游活动,课余时间里大家自行或在寄宿家庭代领下也去了Hobart其他地方游玩。

MONA之行—— 第二个周末,Alex组织大家乘游轮去了MONA博物馆,MONA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的简称。这是澳洲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坐落在一个半岛上,由赌博赚了大钱的David Walsh创立,博物馆里面摆放的都是他的私人藏品。在去这个 “成人迪斯尼乐园”之前我们是满怀期待去接受艺术“熏陶”的,结果MONA却颠覆了我们对 “艺术”的观念。

MONA建在地下,像一个巨大的洞穴,颇有考古探宝的感觉,里面各种新奇趣怪,真是大开眼界

比如用落下的水滴打出一个个单词,把每一个水滴想象成为一个个像素,然后设计出文字,

肥嘟嘟的豪车,寓意着人贪婪的欲望就像着肥肉一样丑恶,附着在以豪车为代表的这种奢侈的物质上。

不同的风速下由风力作的画

利用镜子的反射来作画,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展品,可以自己动手尝试。

重口味些的有模拟人、狗等5种动物消化排泄过程的实验,每一个罐子里都装着食物和消化道细菌的混合液,通过搅拌机不停的搅拌。到了下午两点,机器就会完成整个消化过程,然后排出“粪便”;100位真实女性性器官的石膏像展览,细节都做的非常精致;长达六小时的血腥宗教祭祀仪式;怪异的切手指的视频等等。

塔洲本地的居民对MONA也是褒贬不一。尽管它被我们家Host玩笑地的吐槽为“rubbish”,但总不失为一种新鲜的体验。参观完MONA后也不再认为看艺术展,逛博物馆是一件多么文艺的事情,非得要有艺术鉴赏细胞才能去了。能看懂就看,看不懂也当看个新奇。

国家森林公园之行——第三周周末,我们来到了费尔德山(Mt Field)国家森林公园。费尔德山是澳洲最古老的国家公园。一走进园中就仿佛踏入了热带雨林。整个公园没有被人工过多的改造,断枝、苔藓随处可见,还有大到可以站人的树洞,七八个人手拉手才能围起来的古树,偶尔出现的小型野生动物让大家既兴奋又不敢大声声张,著名的罗素瀑布和马蹄瀑布也在此处,瀑布都呈三级,在郁郁葱葱的草木映衬下显得错落有致、格外优雅。

中午近一点左右,大家回到山下集合,开始最期待的烤肉野餐。食材都是Alex和肖老师提前准备好带过去的,牛肉饼、鸡肉、香肠,大家亲自动手,乐趣十足。澳洲自由行最有特色的一点是,食材、餐具自带,参观地有可以做饭的地方,可以自行使用,但用后要收拾干净,垃圾打包好。虽然没有工作人员监督,但每位游客都会习惯性地这样做,这种高度的自觉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酒杯湾之行——第四个周末我们出行整整两天,陆陆续续又游览了几个景点。

周六上午在海滩看到了海豚,捡了喜欢的小石子。

下午到达度假区后,我第一次玩了“Flying Fox”,第一次一个人划了船,晚餐后在Alex的带领下又尝试了澳洲传统的火烤棉花糖,各种第一次尝试让这次旅行显得尤其珍贵。我们hostess最常说的一句话是“It’s always good to try”,她鼓励我们尝试不一样的东西,不一样的食物、景点和生活观念。这种态度是我在澳洲最宝贵的收获之一。

周日上午我们乘车来到了澳洲著名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它是世界十大最美丽的海湾之一。可惜美不外露,我们耗时几小时,两次上下山才真正领略到了它的风姿。酒杯湾因形如酒杯而得名,而我们只能攀到半山的望台,所以没有办法看到它的全貌,若有幸看到俯瞰图应该更是美不胜收。

中午大家便在酒杯湾的海滩上看海鸥抢食、脱了鞋子戏水、一起吃午餐,享受远离喧嚣和人潮的恬淡时刻,天色渐晚便又踏上了归程。回程的路因未被人工过多改造过所以更险更陡,虽然对游客来说是体力的考验,但大家还是不禁感慨澳洲在保护自然方面做的更高明些。

住宿、出行篇——此次游学项目在我眼中最大的特色便是寄宿家庭制——参加的同学没有统一住寝室,而是被分配到当地的居民家中,以最直接的方式接触当地的文化习俗。

我入住一个周后调换过寄宿家庭,因为第一家主人是一位独居女士,她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所以饮食上有较大的冲突,我们两人达成一致后联系学校进行了调换。第二家是一对夫妇,hostess是菲律宾人,host是澳洲人,待我们很真诚,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在澳洲期间三餐都由寄宿家庭提供,早餐一般是吐司,午餐有的家庭会做简单的三明治,有的会打包前一天晚上的剩饭,晚餐是一天里最丰盛的,我在第二个寄宿家庭住了四个周,几乎每天的晚餐都是新样式。

当然澳洲的饮食习惯和国内还是很不同的,中饭简单且量少,很容易饿,所以第一个周的时候很多同学会买泡面充饥;而且不同的家庭对食材的选择也不同,有的家庭不吃海鲜,有的不吃牛羊肉,有的口味偏甜,有的偏淡,大家在澳洲时最怀念的就是国内的饭菜了。但这种新的尝试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我们家host不管拿出什么吃的总是会问我们“Do you want some?”,所以我们就“幸运”的尝了不少味道奇怪的糖果、芝士、葡萄酒。

出行方面主要是依赖公交车,寄宿家庭大多距离公车站很近。澳洲服务业从事者态度大都非常友善,我初来乍到不熟悉公交系统,司机大叔便一站一站地帮我查看,生怕我下错车。有一次又和朋友不小心坐到了终点站,司机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这辆车要回市区了,不能把你们送回去,附近就有一个站点,可以坐车回去”,在异国他乡感受到这种温暖真的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寄宿家庭大多都有私家车,有的家庭会在周末载同学们去动物园之类的小景点参观。我们家host就带我们去过惠灵顿雪山,可以把Hobart尽收眼底,还去动物园参观了“塔斯马尼亚恶魔”,亲手喂了袋鼠。

当然,并不是所有寄宿家庭都那么和谐,在相处的过程中,不少同学会和寄宿家庭有文化、观念、饮食上的冲突,而这些问题大多要靠自己主动与homestay沟通来解决,无法调节时可以联系UTAS负责homestay的工作人员。澳洲主张学生为自己负责,自己联系解决困难,所以比较介意Alex等国内的老师介入调解,这也是与国内很不同的地方。

在塔洲度过的这段时光我会一直记得的。很难说我的英语水平发生了大的飞跃,但这段生活经历给我带来的感悟却是超乎预期的。一个多月过后,有的同学开始理性地反思出国留学到底是不是适合自己的选择,认真重新考虑出国读研的打算;有的同学在这段时间里因为勇于尝试,开始向往更多的新鲜事物。我们慢慢意识到,在国外学习、生活与在国内生活或出国旅游有很大的不同。这些若不是亲身经历过,是不可能自己查查网页就能体会到的,而这些经历也有助于我们根据自身情况,更合理地规划未来。每位同学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感悟,但Hobart的这段旅程对大多数同学而言注定将是一段难忘的记忆。